岗位风采
岗位风采
首页  > 岗位风采

用爱“托举”生命的希望

       ——记急诊科120张永端


提起急诊120,很多人的印象可能还停留在对病人的搬运、转运和交接上,是一种简单而重复的工作。殊不知,在这样一个看似简单的工作中,包含了太多的人情冷暖,酸甜苦辣。

2008年,我院建立南京市120江北医院分站,从2011年起,张永端加入了这个团队,成为一名120急救人,几年的工作磨炼,让他从一个毛头小伙成长为了一名有责任心、讲担当的共产党员。每一天,都在与死神比拼速度,在周而复始的工作中,挽救了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。

120的成员组成中,张永端承担的工作任务是担架员。虽然说是担架员,但是工作内容远远超出了名称的含义。他是作为一名具有医疗背景的人员,到达现场,除了抬送病人,同时也要参与到现场急救处置,配合医生做好解释和急救工作。

记得有一次120接到一位老人打来的求助电话,说他的老伴在家晕倒了。当张永端一组人员快速到达现场后,发现那名老人已经猝死。他立即上前执行了徒手心肺复苏,并和医生双人轮换进行心肺复苏一直到达医院,中途没有停歇。当把病人送到急诊抢救室时,他身上的衣服已经完全湿透了。按照流程,他的工作已经结束了,他可以离开了,但是,他却没有这么做,而是一直陪伴着那位不知所措的老人,不停的安慰着他,直到老人的子女赶到医院,他才放心的离开。像这样的非亲非故的陪伴,在他的工作中数不胜数。有时候有这样的一种调侃“图啥啊,当你转身离开后,有几个人能记住你啊?”他总是腼腆的一笑:“啥都不图,能帮的就多帮一些呗,能做的就多做一些呗”。这不正是一名党员应该具备的素养吗?

120的工作是神圣的,但也会有不被理解的时候。作为120急救人,在接到急救电话后会在第一时间迅速的赶往现场,可现实中往往有些无法预料的因素,例如交通不便、地址不清,而使得他们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到达。一次夜里,120接到电话,有一名病患发生类似中风症状。张永端一组人员在接到电话后立即赶往现场,可是到达现场时发现报出的地址是一片平房,通道很窄,救护车根本开不进去,而且夜里住宅区域没有光线视线不好,门牌号码都看不清。张永端联系了病患家属,请求家属出门迎接带领以便节省时间,可家属并不理解,只是电话告诉他怎么走。没有办法的情况下,他们只能抬着担架一路小跑,边跑边看好不容易找到指定的门牌号下,进门后迎接他们的只有谩骂与指责,“怎么那么久才到?病人出了事谁负责?我要投诉你们!”一种委屈的情绪开始上扬,张永端感受到同事的情绪,他轻轻地拍了拍同事的后背,主动走上前,平和地和家属们做着沟通,并安全稳妥的把老人送到了医院。在达到医院后家属情绪平静下来也对他表示感谢,并对自己的行为表示歉意,张永端只是笑笑说了一句:“没事,我能理解。”

记得还有一次,他们接警说有一位老人在路边跌倒了。于是他们立即赶到现场后发现老人孤身一人躺在路边,经过初步检查怀疑有骨折。张永端当即就决定把老人先送往医院,并且自己垫付了老人的医药费,陪着老人检查。一小时后老人的儿子赶到医院,可迎接张永端不是感谢而是质问,问他为什么“擅自做主”把老人送到医院,并一口咬定老人是被撞的,120破坏现场、不负责任。作为当时的他,面对这样的无理指责,再一次选择了理解和包容。在警察的帮助下,在与老人的谈话后,老人的儿子知道了事情的原委,也知道老人的医药费还是张永端给垫付的,愧疚得不得了,说要找小张“算账”还钱,而张永端却说救命要紧钱先不说。同事都说他脾气好,病人怎么骂都不生气,可他却说“生气没有用的,家属的心情我们要能理解和体会到,他们急,我们就不能急,要不然病人怎么办?”是啊,我们不能急,要不,病人怎么办?质朴的语言道出了医者的仁心!更道出了一名共产党员的素养!

120急救人,每一次的出车都有可能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事情,例如他们用一个宽度不足80cm的担架把一个200多斤的病人,不晃不摇的从六楼抬到一楼;又例如他们为了能把担架车降低到一个合适的高度而单膝跪地,用一条腿撑起担架车的重量,目的就是为了能让病人顺利舒适的转移到车上。这一幅幅的画面很遗憾没能定格下来展现给大家,但是它们都深深地烙印在我们的脑海里。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一个群体,有了这样的一些党员,在平凡的岗位上,做着平常的事,他们用一辆救护车将病人与医院架起了了生命的桥梁,用一台担架车,托举着对生命的希望!


关注江北医院微信
健康资讯早知道!